過往內容推薦

2009年2月3日 星期二

國富論專題(17):綠領新貴,下一波好工作?全球綠色大革命,看準趨勢擺脫貧窮



今日Call-In主題:綠能產業 能否創造長期穩定好工作?

來賓:

中央大學能源研究中心主任
教育部綠色科技人才培育計畫辦公室主持人 施聖洋

資深財經記者 阮慕驊

寶華經濟研究院長 梁國源教授

新兆元產業,即將來臨?

我們久以習慣藍領與白領的分別,如今出現了一種新型態的工作職位類型,被稱為綠領工作。究竟什麼是綠領?在可預期的未來之內,會出現什麼樣的綠領工作?



對企業與經濟活動來說,綠領工作的重要性究竟在哪裡?為了在全球不景氣的局面中,設法開出一條新道路,美國、韓國,乃至於台灣都提出了規模不等的綠色經濟計劃,究竟美、韓、台三國政府所提出的綠能計畫有何異同之處?為您深入分析。



對於科技人,以及科技業從業人員以外的各種傳統產業員工,如果想要成為綠領工作者,需要什麼樣的資格與體認?需要學習哪些新觀念、新技能?政府要針對綠色經濟發展「新兆元產業」,這個產業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在政策的規劃與執行上現在有什麼樣的成果及有待改進的部份?



台灣產官學界目前對於綠色科技人才的培育情形如何?若想透過發展新產業解決失業問題,結合教育券政策、充電加值方案以及其他救失業政策,政府現在該怎麼作?




綠色巧思

隨著環保與永續意識的抬頭,全球是否已經掀起了一場綠色大革命?我們的周遭環境發生了什麼改變?而生活環境的改變,會在職場上造成什麼樣的變化?究竟在這個綠色時代中,該如何增加自己的綠色競爭力?為您探討不同族群應該採取的不同策略。而有意朝向綠色產業與綠領工作發展的人,能夠透過何種管道得到諮詢與幫助?



1 則留言:

陳老師 提到...

自從去年三月起,我都會收看公共電視製播的一個談話性節目,叫做「有話好說」;不同於友台的談話節目,訴求相對平和與理性,議題也更多元廣泛,難得的是主持人與參與座談的來賓,以深入淺出,具備同理心與正義感(偶而真情流露)的討論氛圍,表現可圈可點,令人激賞。收看這個節目,讓我能夠以比較寬廣的視野,相對客觀的態度,對於台灣社會的公共議題有更深入的瞭解。每天晚上七點與「有話好說」的約會,除了「抵抗寂寞」之外,也為我的教學活動注入了得以持續精進的能量。

今天「有話好說」以「綠領新貴,擺脫失業與貧窮」為主題,探討台灣發展「綠能產業」的現況與展望。其中,有一段發言令人印象深刻,發言人阮慕驊,是一位相當用功的資深財經記者,固定在該節目每週二專題製播的「國富論」受邀,每次聽他說話,分析當天討論的國內外重大經濟議題,都獲益良多,而阮先生於今天節目中第二次發言的內容與真誠的態度,更讓我深受感動。

記得在去年五月底的時候,我代表本市社會領域國教輔導團,在一年一度的全國分區座談會裡發言。當時,我以當年度立委選制的重大變革「單一選區兩票制」進行教學演示;為了這段二十分鐘的演示,不包括每日固定收看新聞,剪輯新聞影片與閱讀相關資料的時間,事前我準備了兩個星期,這也是我擔任本市國民教育輔導團社會領域輔導員以來,第一次在這麼多教育先進面前說話。

這段教學演示的主要內容,除了口頭與書面的文字說明外,還包括我半年來針對「單一選區兩票制」所蒐集的新聞影片,總共有接近二十則之多,其中絕大部分是公共電視所製作的新聞,讓我在說明過程當中可以選擇性播放,這樣的作法,好處在於新聞影片的具體形象能夠增進聽眾對於議題的瞭解,以達到更好的教學效果。戰戰兢兢地作完報告之後,台下聽眾的反應,令我感到欣慰,覺得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然而,在評論人針對我的教學演示做出進一步評論的同時,卻讓我深感不快。

我的教學演示評論人,任教於北部某大學師資培育中心,聽完我的演示後,這位老師提出一個「從根本上否定」的問題,他說:「讓我們仔細思考,以『單一選區兩票制』作為教學演示的主題,用『政治人物的新聞』作為課堂上的教學內容,以國中階段的學生來說,這樣的作法恰當嗎?國中階段的教學活動,應該強調『美好』、『善良』的價值觀…」不問準備這段教學演示的初衷與製作過程,直接懷疑教學者設計教材的動機,然後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哲學語言」、「教育理想」…坦白說,我覺得很灰心,也很生氣。

當時心情很亂,因為評論人除了「懷疑」之外,並沒有針對我所報告的議題做出具體的評論,我其實很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在看新聞,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做「單一選區兩票制」?如果,評論人對於報告內容的細節做出具體的批判乃至於質疑,或許我還會服氣,可是,他的出發點竟然是「給國中生看政治新聞恰不恰當?」打高射砲,我覺得很難接受,心裡想著:「教授,你太小看現在的國中生了;而且我也很懷疑你到底有沒有進去過國中的教學現場?對於『國中生適合什麼樣的教材?』,到底是你比較瞭解還是我比較瞭解?」

後來,主持人要我們兩位進行專題報告與教學演示的縣市代表根據評論人的評論做出回應,我毫不客氣地將剛才心裡所想的事情說出來,引起現場一陣譁然,我想,在座的許多國中老師們,可能是第一次在座談會當中,看到「國中老師」回嗆「大學教授」吧,不過,我覺得既然是座談,話還是要當面講清楚,因為我早已厭煩「教育系所」所舉辦的研討會,那種只會「好來好去」卻不能就事論事的討論氛圍。我說:「你進去過國中的教室嗎?你給國中生上過課嗎?你真的瞭解國中生的心裡想什麼嗎?如果你不瞭解,那你憑什麼說我決定的主題與報告的內容『國中生不宜』?雖然我不敢講我完全瞭解現在的國中生在想什麼?不過我可以肯定在國中社會領域的教材教法與課程設計方面,我這個國中老師一定比大學教授更懂…」

講完這番話,全場鴉雀無聲,此時的我,完全沒有「勝利」的感覺,只覺得全身無力,恨不得座談會馬上結束,離開會場。「不夠用功的大學教授」與「沒有自信的國中老師」,在以文會友的場合裡起衝突,我只能說,這是教育的悲哀。

「綠能產業絕不僅止於工業技術、生產製造或出口貿易,更重要的是『綠色的價值觀』,要用每一個人的生命經驗來落實…」講得真好。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阮先生在節目當中的發言以及發言後在鏡頭前的落寞神情,我突然想起這段往事,不自覺濕了眼眶。

感謝本節目製作團隊的用心,讓我每次收看節目都有新發現、新體會;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有話好說」節目是我的好朋友,相信也是所有收看本節目觀眾們的好朋友。

敬祝 新春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