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內容推薦

2010年7月27日 星期二

又愛又恨?六輕大火燒出台灣困境!
產值大污染多 增就業傷健康 罵歸罵 台灣不能沒六輕?



來賓:

經濟評論者 馬凱

雲林縣議員 林深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 陳吉仲

台大職業醫學及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 詹長權

台灣綠黨召集人 潘翰聲



7/25台塑六輕發生大火,昨晚廠外聚集大批雲林居民,不滿台塑六輕帶給當地的污染與危害。石化產業帶來龐大的經濟利益,但也造成大量的環境傷害,雲林人如何看待台塑六輕?六輕帶給雲林多少好處與壞處?六輕對雲林的影響又有多深?石化業對台灣的功?過?




講到台塑六輕,大多想到污染破壞等負面印象,但是六輕營運十二年,其實對雲林當地經濟貢獻不少。營養午餐費、交通費、婦女生產、全民保險通通由公所吸收,甚至從97年下學期開始,全額補助國中小學童的書籍費,經費來源就是六輕的回饋金。不只雲林人受惠於台塑六輕所創造出的工作機會及回饋經費,國庫也從六輕一年入庫400億。






但是,六輕帶來的環境污染及對當地居民在健康上的傷害,也是個事實,金錢畢竟買不回健康。產值vs.社會成本,兩相權重,誰該讓步?




六輕五期還要蓋?

六輕還要從目前的四期再擴大到五期,當地居民及環保團體頻頻抗爭,希望捍衛自己的家園,免於污染與健康傷害。六輕五期非蓋不可?風險又有多少?雲林還能承受更多的污染與用水量嗎?




美國化學安全及危害調查委員會

如果類似爆炸發生在美國,美國會怎麼處理?2005年10月,台塑德州廠爆炸大火,美國有做的比較好嗎?1998年,美國成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專門管理化工災害。台灣有需要.有能力成立類似的機構,來監督與日俱增的工業污染與公共安全嗎?從美國的經驗台灣能學習到什麼?



2 則留言:

Snoopy 提到...

針對馬凱教授而言,我不能接受他一開始的發言。他說麥寮居民抗議是因為要爭取更多的利益。對於這樣的說法,個人覺得是在污衊當地居民,把他們妖魔化為刁民。六輕這次大火兼爆炸是30-40公尺高的火柱(超過10層樓高的火柱)。而且廠內有1800多個儲油槽。假設有引爆旁邊的儲油槽幾十公里內的範圍都會燒成平地。這也就是為什麼台塑在美國廠發生意外就有發生民眾遷村的行為。不過他最後說白了,現在政府是過度傾斜財團與怕選票流失才會關心民眾倒是蠻誠實的。

至於林深縣議員,我覺得他準備的數據不足。當他說明六輕跳票時,個人建議是要舉出台塑承諾什麼?然後把它數據化。譬如台塑承諾要在當地成立護專(10幾年後現在還是沒做),然後培養當地人才去台塑承諾的長庚醫院為雲林民眾服務。那林議員可以列表用台灣其他護專成立的費用平均值來做具體的說明。最後用個總表列出台塑到底跳票多少?又譬如17年前台塑承諾要增加12.5萬的當地人工作機會,到底實現多少%?這個當然也可以數據化,用那些工作機會取平均值工資,告訴大家台塑跳票的金額有多少。簡單來說就是台塑跳票了多少錢?現在目前的情況就是台塑大部分的回饋金是每年幾百億繳交中央,那中央的環保署每年批給雲林縣的環保局是多少預算去監測六輕的空污,水污,廢棄物呢?聽說中央的環保署對雲林縣的環保局最近好像又刪除了1000萬預算。可惜林議員並沒有點到雲林縣環保局實際面臨的困境。

關於陳吉仲教授,個人覺得他忽略了最重要的外部成本,那就是電力。台塑六輕是全世界最大的石化區,他們所用的電量絕對是整個台灣工業區裡面最大的用電戶。麥寮是用火力發電。為了給六輕發電,那些電所造成的空污絕對又是另一筆龐大的經濟成本與人民的健康成本。另外,六輕製造的成品有六成是外銷國際,污染留台灣。如果說台塑六輕擴廠與存在性只是為了台灣中下游產業,那絕對是天大的謊言。因為台灣的那些中下游產業一樣可以從國外進口這種高污染,高耗電量,低附加價值的產品來維持中下游高附加價值產業。在那個報告裡面,個人覺得還可以用另一種情況來比較。假設台灣完全從國外進口石化的上游原料比從六輕直接買上游產品貴了多少?最後那個差額再與下列總和來比較:六輕製造空污染 + 廢棄物 + 水污染 + 花費水資源 + 電資源 + 損害的農業 + 漁業 + 土地價格 + 地層下陷(譬如高鐵與提防的費用)+ 人口外流產值流失 + 六輕建築後與平常數據比較多出來的人口傷亡。

詹長權教授好像發言不多。可惜沒看過他的報告,不過就從新聞上的了解。他的醫學數據應該和空氣污染所有縣市的數據來更新。我們都知道六輕的空污可以飄到其他縣市,那個醫學數據應該也要包刮其他縣市。如果其他縣市也有建築其他的工業,那可以用其他縣市具有空污性質工廠成立的時間點與氣象局的報告來做區別。最好的是做個空氣漂浮的測試,譬如在煙囪那裡放一些無毒可以獨立偵測的化學物質,然後在不同地點設置監測站,用科學數據來監測不同的天氣與風向,整體來做個平均值。最後在實驗裡面用電腦推測模擬一個六輕空污覆蓋圖,塵浮粒子最遠可以飄到哪個城市然後還有覆蓋的面積與實際飄落的量。再來就是用這個空污覆蓋圖與空污導致的病例發生案例還有因為這些病例死亡的人數來做關聯性比較。

嗯,潘翰聲講的有點薄弱。個人建議是要舉出美國對待台塑意外時與台灣有什麼分別?譬如美國遇到台塑意外之後所採取的重要步驟和台灣有哪些不同?又譬如美國當時有遷村。美國那個獨立審查委員會大致上編列的預算是多少?或者是那個委員會能動用的資源與權力的分別,譬如哪些專業人員,哪些設備,哪些權力動用哪些部門?還有台灣與美國在處罰企業發生危害民眾或是空氣污染意外的時候有什麼差別?

呵呵,好像講太多。公視做這個節目其實有釐清很多疑點,個人在裡面也得知不少。只是可惜某些論點騷不到癢,輕輕滑過...不過對於公視的這個議題還是給予高度的肯定。

祝收視長紅

無名 提到...

政府(地方或中央)是否該針對六輕特性訂定及公佈監測的方法,項目,範圍和危險分級標準,平時作為監測,預警,通報和開罰的依據,從分析角度而言,進一步與癌症分布,空污水污和土污分布以及農漁牧損分布作交叉比對,應該能夠確立六輕的排放物對健康和環境影響的因果關係

提到美國化學安全暨危害調查委員會,我們想知道進一步的資訊... 同樣的台塑石化廠爆炸,在美國的地方政府,州政府以及聯邦政府平時及緊急情況時的職權劃分在哪裡? 這個委員會與其他的調查單位在調查過程中和各級政府間如何分工,誰該去做這些功課進而釐清權責和建立各種機制?

看到陳教授出示的外部成本計算圖,不禁想到當初六輕成立之初是否有過這樣的討論... 姑且不論這些表列的項目是否周延,列出了這些項目,就能建立公共討論的空間,六輕對環境及生命身家的危害,從麥寮鄉民的反應中就十分清楚... 悲哀的是,近二十年來,這樣的場面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而無法徹底解決,這中間是否有人涉及私下收受六輕利益,為其護航,讓人很難不去相信,而建廠之初相關回饋承諾至今仍未兌現,這是否涉及違約,能否追究決策的行政責任和廠商的法律責任,這也應該需要有人回答這個問題... 這樣的經驗也可以用於將來類似的開發案對於企業所作出的允諾訂立規格,時程和予以契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