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內容推薦

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網路霸凌害死Cindy!無止盡的絕望!
匿名造謠法律管不到?言論自由與網管的拉扯!

來賓:
網路霸凌受害者 李柏璋
淡江大學諮商心理師 李昱德
法扶基金會台北分會執行秘書 謝采薇

*遇到網路霸凌,如何面對與處理?
*為了協助楊又穎 家人陪伴就醫也極力疏導 為何還是幫不了她?


*網路匿名黑函 如何管理?該不該管?如何看網路的言論自由?
*網路霸凌有法可管? 應該走法律自保?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網路只是媒體其中之一,今天罷凌不止於網路,在於整個媒體,網路只是其中一環。今天只要一個人犯了眾怒,不只肉搜、抄家滅族,把你的身世有的沒的全部公諸於世。

今天講話最大聲的可能只是一小小小部分的人的意見。每個人都自認為是在社會正義可受公評之事,但是很多不過是在發洩自己的仇恨。

這部份如果說源頭,跟我們的政治人物藍綠鬥爭,罵來罵去多少不脫離關係,從小就耳濡目染。

而且去討論言論自由跟罷凌的界線,意義不大。因為很多人根本就不在乎,我不時可以看到很多名嘴講到氣憤時,已經涉及侮辱或毀謗字眼,最後還補上一句,歡迎你來告我。
就連我收看公視有話好說的節目,也偶而會看到來賓說這樣的話。

表示現在的法律,我罷凌我侮辱又怎麼樣,根本就不怕你來告我,根本就不在乎阿。就算最後成立,他也不在乎。因為最後都是易科罰金,繳錢了事。

為什麼這些人有恃無恐?因為要興訟對於被害人又是一種煎熬,所以大部分人是寧願息事寧人,社會就在這種氛圍之中,網路或媒體上罷凌別人的,有恃無恐。法律不試管不到,是多到沒辦法管。

大家不是說我們要創造祥和社會,我們社會應該是仇恨、罷凌社會還差不多。

匿名 提到...

網路霸凌最高峰是暴民學運時期,毫無民主素養,法西斯台粹。媒體要負絕大多數責任,尤其是有話好說這種節目,助長以偏概全的歪風,以反對政府所有政策為導向,披著自以為公平正義的大旗,以偏概全,公器私用,毫無客觀立場可言。討論這個議題簡直是最大的諷刺。

E WANG 提到...

明明節目已經很解釋了霸凌定義,以及照此案例應屬職場霸凌,
為什麼留言的論點還是宛如無視一般地自言自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