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內容推薦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強佔民田?最牛釘子戶?
怪手毀良田 封路強徵收 苗栗農地變園區 老農淚眼問蒼天!




來賓:

政治大學地政系主任 徐世榮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 蔡培慧

苗栗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 洪箱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 朱炳坤



苗栗竹南大埔里的居民,因為土地要被強制徵收做為竹科四期用地,召開記者會表達強烈抗議。指稱6月9號苗栗縣政府派駐大批警力,圍路並強行進入農田開挖整地。

居民痛批苗栗縣長劉政鴻欺壓百姓、強佔農田。苗栗縣府表示一切合法!


強佔農田?合法徵收?


為了擴大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範圍、給光電廠商使用,苗栗縣政府在沒取得地方居民同意,也沒有公布具體的補償細節之前,就派人整地。怪手壓農田的原因?已經完成徵收?



即使苗栗縣政府表示:一切合法依法。居民認為這種霸道的行為,已經違憲,除了狀告法院,也將在周三北上,前往監察院、要求彈劾縣政府相關失職人員。









帶動發展?逼農喪田?


苗栗縣政府辦理擴大都市計畫,擬定「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竹南基地擴大範圍,納入周邊154公頃土地,並規劃工、商、住等多功能用途,帶動地方發展,但是這樣的計畫,卻不是每個農民都可以接受。






當地民眾為何對徵收不滿?土地徵收有哪些條件?強制徵收的合法與合理性探討。國家經濟發展VS農民個人意願,孰輕孰重?



後龍鎮灣寶情況說明




在不犧牲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科學園區的設置除了促進產業發達,更希望能讓地方民眾的利益獲得最大值。九成完成徵收,只剩最牛釘子戶?為何徵求土地會產生那麼多疑慮?


{當集文字直播}有話好說網路志工:關魚 友情協助


[2010/6/21]公視有話好說本日議題:苗栗縣長劉政鴻連兩年被遠見評為最高榮譽五星級,但為何後龍灣寶、竹南大埔卻痛批劉政鴻欺壓百姓強佔農田?居民抵死反對為何縣府還是強制封路還以怪手毀壞稻作?仍由志工 @aboutfish 為大家進行文字直播服務,節目將在十五分鐘後開始。

在節目正式開始前,對苗栗這兩個強制徵收案尚不了解的觀眾,可參考:苦勞網報導的後龍灣寶爭議( http://0rz.tw/o9g0h )、台灣好生活報導的竹南大埔毀田( http://0rz.tw/jsf0S )。

主持人陳信聰:各位觀眾大家好。到底這些農民是釘子戶,或者真是苗栗縣政府強佔民田?把要收成的水稻毀壞,苗栗縣政府在很多媒體的評價都很高,特別是劉政鴻連續兩年被遠見評定為五星級縣長,但最近被強制徵收的農民及知道此事的網民,卻對他有很多不滿。

陳信聰:當政府要徵收時,農民只能含淚被徵嘛? 先介紹今天來賓:苗栗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政治大學地政系主任徐世榮、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等一下才會出現)

【公視報導】綠油油的農田已經結穗,再過一週就可以收成,但六月九日苗栗縣政府卻派兩百警力和怪手破壞農田,今天到高等行政法院狀告苗栗縣政府,自救會成員說他們只是想把農民趕走而已,其他什麼都沒有做。苗栗縣政府副縣長說:不了解情況無法回應,只能說我們一切依法行政,我們不做任何擾民的動作。

陳信聰:苗栗大埔的事件話說從頭,原來竹科園區的竹南基地已經飽和,所以要 另外徵收136公頃,要開發的部份從23增加到28公頃,開發經費62億元,預期效益 包括五十家廠商進駐,增加五千億的產值和一萬五千個就業機會。但這是政府的 預估,實際會怎樣不曉得。


陳信聰:為什麼政府給補償你們不要接受?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我家旁邊是個建地,一邊要拆一邊就不用拆,我不知道政府的標準在哪。

徐世榮:徵收分兩種,一種是一般徵收,一種是區段徵收。徵收是會侵害憲法保障的人民財產和生存權,徵收一定要有非常嚴謹的前提要件,苗栗縣政府說依法行政,但那個法訂得非常粗糙,土地徵收必須要符合公共利益,符合必要性和比利原則,最後不得已的手段,還有給予合理補償

徐世榮:苗栗和新竹縣政府一直說依法,但土地徵收的法律非常抽象,對社會弱勢非常不利。我看這幾個案子用這麼粗糙的手段徵收,用剛剛那幾個原則來看都是不合的。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這不是價格的問題,土地包括工作權、祖先傳承的價值和記憶,「價值」不能窄化成「價格」,為何都用公告地價來買賣?為了規避增值稅,成為農村區卻成為便宜行事欺壓農民的手段,

蔡培慧:依法行事是空話,任何人你的房子我跟你說公告地價加四成,你會賣嘛?蓋科學園區真的是符合公共利益嘛?有增加工作機會嘛?沒有,因為他們大部分去中國設聘用勞工的廠,又因為產創條例讓他們可以減免很多稅,徵收土地來蓋園區是很不符合公共利益的。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我們不接受的理由就如蔡培慧講的,有很多理由,不只是價格的問題。但要說到價格,我不知道政府規劃的標準在哪,一千多萬的房子只補償你四百多萬,整個徵收程序標準在哪?很多接受的人是因為未來分割土地財產很麻煩,不如就先領錢分一分就結束。

【公視報導】無情的怪手六月初在苗栗大埔開挖破壞將收成的稻子,當地居民和環保人士想衝進去保護,卻無力而為。苗栗縣政府擬定竹南基地擴大計畫,農民:用公告地價徵收下去,搞一年多還是公告地價,給他們徵收我農健保、老農津貼都沒有了。大埔黃秋琴:我的良田萬一換到墳墓地誰願意?

陳信聰:等等請教徐世榮老師,比例原則到底是什麼?苗栗縣政府說九成農民都接受了,難道要為了一成的民眾來延宕國家重大經濟發展方案嘛?苗栗縣政府說辦了公聽會、說明會、區段徵收座談及說明會,都有公告、登報、上網和電視跑馬燈,三場協議說明會也用雙掛號通知地主。

徐世榮:有九成民眾接受,這訊息是錯誤的,政府說我們一定要徵收,你如果不在期限前來交權狀,你就不用想以後有補償或換地,民眾被逼得不得不交出所有權狀。縣政府的公聽會和說明會都是在「我們一定要徵收」前提下來開,等於是政令宣導會議,灣寶也是,

徐世榮:那些說明會都沒有實質的意涵,跟我們要求的平等對談、辯論討論形成共識,權力大者對權力小者,很多地主都已經死亡,很多人沒有去辦繼承,縣政府地政處的資料都是舊的,雙掛號信很多都是寄給死亡的地主,但政府一直不改,辦徵收應該要更新地籍謄本,但都沒有做。

徐世榮:41%、46%是土地比例還是價值比例?都在玩數字遊戲,都市更新都在玩,就我的實際經驗,真的能換回來土地的比例都是40%而已,乃至只有三成。政府為了方便他們的土地開發大玩遊戲,台南科學園區就是這樣,很多原土地所有人後來變成共同擁有一塊土地,不能單獨擁有土地也就沒有自主處分權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很多人是不得已接受,有些人算一算可能會合,因為土地財產繼承很複雜,但我們算一算覺得縣政府很多承諾是空的,覺得算不合當然就不想接受啊。

陳信聰:接著來看灣寶案。灣寶也是要被徵收拿去做後龍科技園區。

苗栗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之前就有園區說要來徵收我們,我們全部反對,我們種西瓜、蕃薯,政府不該忽視我們農民的權利,我們本來就是務農,是稻米特定農業區,不是每個地區都能這樣做,因為生產條件很好,所以農委會才特地給很多資源去耕耘良田,做好很多農利措施,

洪箱:可以做一級的農民,何必去做二級的工業雞?一旦做了園區,就會破壞整體農業的品質。附近全部會受到影響。政府應該資訊透明化,但很多資料都要不到,憑什麼你們講的話我們就要相信?縣政府說有八成的人支持開發,但沒有土地的苗栗人憑什麼來簽署「支持開發」?應該要來問我們地主啊!

洪箱:中華民國政府真的這麼沒眼光嘛?工業真的這麼賺錢,那全台灣都去蓋工廠啊!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會失業?很多工廠都外流了,是我們農民在支撐。

陳信聰:農民為什麼沒有說不的權利?到底整個土地徵收制度出了什麼問題?休息一下我們繼續來討論?

陳信聰:政府要徵收你就只能讓他收。土地徵收條例第三條說:國家因國防、交通、水利、公衛環保、社福、國營事業等公益需要,得徵收私有土地。第十一條說,除了國防急用外,應先協議價購,所有權人拒絕或未能達成協議,始得申請徵收。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就法律有很大的爭議空間,協議應該要有兩願的原則,但現在是行政程序很快跑完,當做協議不成就強制徵收,依法他們沒有落實協議價購的過程。人民異議的程序沒有被提到,有行政程序法可以救濟,應透過聽證會來討論,但政府都沒有採用,

蔡培慧:苗栗還有很大的問題,已經進入叢林法則,苗栗縣議會提出了反對,決議要暫緩,縣府根本沒有遵循民主問政原則。為什麼是半夜去開路,而且是直接開去反對地主家破壞農田」?如果真是開路,現在應該繼續開,但沒有,這不是威嚇嘛?公權力為什麼變成威嚇呢?

六月十七日苗栗縣長劉政鴻接受公視訪問:竹南基地耗了四年的時間,所有合法程序都完成,今年六月九日正式動工,我們希望能夠帶動八千個就業機會和五千億的投資案,我們一定要執行而且一定要完成,已經92%的地主都同意,有些地主反對,礙於地方的發展我們也是感到無比的無奈。

陳信聰:爭議點包括~權狀沒繳,怪手就搗毀即將收成的稻榖。賠償從優從寬都是騙,規劃案過了居民才知道要徵收。而且縣政府還自己把所有拒絕徵收的土地所有權,跳過地主過戶到苗栗縣底下。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朱炳坤:要領公告地價的補償我們覺得不合,但很多人是無奈接受,迷迷糊糊就要我們交權狀,想跟縣政府溝通他們不跟我們溝通啊!

徐世榮:現在很多地方都在玩數字遊戲,徵收幫你算土地價值是比較低的,等變更成建地土地價值就變高了,政府一直宣導區段徵收是政府跟民間一起合作土地開發,事實上是政府強迫民間一定要合作的,區段徵收未來分回來的土地多少不知道,換地在哪也不知道,這算哪門子的合作案呢?


徐世榮:如果那麼高的同意比例,那就不用徵收,只要協議合建就好啦,民眾這麼支持,何必還要這麼矛盾?區段徵收列出六款條件,其中一條「非都市土地實施開發建設」,大家不會覺得很抽象嘛?光憑這條政府就可以徵收你的土地耶。

徐世榮:台灣還實施憲法憲政耶,保障財產權工作權都跑到哪去了?這是非常嚴重的憲政問題耶。我們土地面積是日本十分之一,徵收案件卻是日本的十倍。各位觀眾請記得這個數字,台灣土地徵收非常浮濫,對一般社會弱勢,尤其是對農民,是非常不公平的。

【公視報導】去年四月灣寶居民闖進縣政府開的灣寶園區說明會,氣憤地抗議,土地要被徵收竟然一直不知道。開會通知只用跑馬燈,但一堆不識字的阿公阿媽根本沒注意到,還是收到內政部的通知才知道。硬逼農民把祖產賣掉,排隊領錢的人表情很木然,一領到錢就坐在那裡痛哭。因為未來無家可回、無地可種。

苗栗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這是為了財團,不是為了真正的地方利益,為什麼要我們陪葬?為了你政客的計畫?如果真正愛這個土地,我們那邊都是乖乖納稅很善良的人民,但得到什麼下場?我們本來不相信政府這麼無能,讓政客這樣操弄?我們講話都沒人聽,主流媒體都不報,被報導的都是支持開發的人。

洪箱:很多苗栗人守著農地七、八十年了,只想把土地留給子孫,就是因為他們愛台灣,政客講的和作的差很多,我們務農者講話和作事都是符合的,愛土地我們是不惜性命的,我們說的都是事實,你們(政客)說的都是謊言。

洪箱:我們灣寶種植都是很仔細檢查土質、水質的,沒有農藥有機的種植,剛剛那個苗栗縣農業課的人根本是睜眼說瞎話。

陳信聰:修法不過之前要怎麼辦?徐世榮:現在制度確實很不公平,我們只能先用行政程序法先去處理,土地徵收必須有公共利益的前提,要確定有公共利益才行徵收,政府現階段應該要停止徵收。這不是法律問題,是政治問題。

陳信聰:可是主流媒體都不報,政府就不重視啊?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農民不會沉默,上個禮拜我們發表一個宣言,對於土地徵收濫用與農地問題有所宣示,必要我們會展現(公民的)實力。我們要訴求所有公民記者:「你就是一個媒體,要把這個訊息發出去。」

節目時間到了,文字轉播志工 @aboutfish 謝謝大家收看。



8 則留言:

Thoma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Thomas 提到...

清朝康熙年間,權臣鰲拜圈地亂國,時士紳百姓,告門訴求:「號泣之聲,聞於數里」;「哀號乞免,一字一淚」。
不久前,由陳信聰先生主持的公共電視有話好說節目裏討論到,中共當局為舉辦上海世界博覽會強迫上海居民拆遷,未給予合理補償,還以暴力毆打抗爭拆遷戶,當時我們為上海市這些拆遷戶感到不平,並且慶幸自己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擁有令人稱羨的民主制度與人權對待,不料苗栗縣政府為了中科四期基地,竟然蠻橫的強行徵收人民土地,在未經人民同意情形下,將挖土機蠻橫的強行駛入農民的稻田行大肆破壞之能事,很難想像這種行為竟然發生在台灣的土地上。而這種惡劣霸權行徑與現行中共政權思惟何異,簡直讓台灣最為自豪的民主制度與人權記錄蒙塵。
更遠的讓我們想起清朝康熙年間,權臣鰲拜圈地亂國,時士紳百姓,告門訴求:「號泣之聲,聞於數里」;「哀號乞免,一字一淚」。鰲拜專權圈地在當時當然也是明著幹的,他一定也能向康熙編派出冠免堂皇的理由,諸如促進地方發展,土地有效利用之類,今天地方政府為了經濟發展的理由,行專橫豪奪田土之時,與清朝鰲拜專權圈地行徑可謂如出一轍。
如果亞米希人可以在高度物質水平的美國國土上過著拒決汽車與電力的生活,為什麼這些苗栗縣民不能在他們自己的土地上選擇過他們的農耕生活。
敢問吳院長,不知道苗栗縣政府這種行徑可不可以稱為台灣之恥呢?

匿名 提到...

對於苗栗縣政府的惡行感到憤慨!也佩服灣寶里農民的智慧,特別是洪箱理事長,唯有看清事實,堅持土地永續價值與倫理,才能免除這些藉由買媒體塑造出來的政客的染指(還是花我們人民的納稅錢!),對您們獻上我最大的敬意。徐老師、蔡培慧你們辛苦了,持續不斷地位弱勢發聲,加速串連弱勢不被各個擊破是絕對必要且迫切的。
最後對公共電視獻上敬意!在一片媒體被河蟹掉的聲浪下,提供人民一個良好的發聲管道!期待你們能夠堅持下去,發揮監督與改變的力量。

小真 提到...

只有被徵收時, 才會感到切身的痛!在位有權的政客選前選後嘴臉截然不同, 全台的被徵收戶務必團結對抗麻木不仁的政府, 官員們正在進行產官學利益勾搭,我們要彼此扶助聯合聲援, 作長期抗爭的計劃!

匿名 提到...

竹南園區徵地爭議 竹科:未購地

(中央社記者林惠君台北23日電)苗栗縣農民等團體今天就竹南科學園區徵地案,赴總統府和監察院陳情,抗議苗栗縣政府涉嫌強行徵收農地。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表示,並沒有購買竹南 科學園區附近土地。
竹南大埔自救會會長陳文彬表示,苗栗縣長劉政鴻辦理竹南科學園區徵地案,罔顧苗栗縣議會決議,違法徵收農地並強制施工。
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表示,當時苗栗縣政府希望管理局可以把竹南科學園區附近的一塊土地買下來,但因北部園區不再擴充的考量下,並未答應買地,有關徵地陳 情案件跟管理局沒有關係。

aquarat31 提到...

布希提出邪惡軸心一詞,當初並沒有太大的感覺。現在看到劉縣長的惡行,覺得邪惡是真的存在,邪惡軸心可以再增添一人。

匿名 提到...

苗栗縣長這樣的人也可以被評鑑為五星級縣長,這樣的雜誌可以丟到垃圾桶當回收紙了!

匿名 提到...

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邊地區特定區
是苗栗縣的都市計劃 不等於
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
這也不是國科會負責
開發算苗栗縣的工業區
水電 土地 是否比照園區不得而知
園區設立新的污水處理廠

最後縣府可能賣給國科會
新竹縣也市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