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內容推薦

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立院否決美牛議定 馬總統:溝通不足
決策機制出錯?黨政平台失靈?政府運作有何問題?




來賓:

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 呂學樟

民進黨立委 黃偉哲

師大政研所教授 曲兆祥

視訊:高雄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 王鳳生

CALL-IN 美牛爭議後 未來政府該如何溝通?該如何決策?


立院修法擋美牛絞肉及內臟進口,馬總統表示尊重,也表示未向立院和民眾有效溝通有待改進。如何看待美國牛事件?是協調機制還是決策模式出問題?



台美牛肉議定書簽署後,引爆民間提案公投重啟協商,立院不分黨派要求修法,為何國民黨立委不支持政院的議定書?有道理才支持?執政黨立委的角色定位?

民進黨執政時開放美國牛,不也沒違反立院決議?



馬總統兼黨主席之後,黨政運作平台,為何仍無法建立有效溝通機制,行政立法之間的監督制衡又有什麼地方待改進?黨政平台大裂縫?馬總統、馬主席與行政立法之間的運作情形?



開放美國牛,是「條約」?還是「協定」?為何可以不經立法院審議?未來行政團隊什麼事情要經國會同意?甚麼事情可以自行推動?行政權與立法權份際為何?美牛雖有風暴,但也提供各方重新思考機制調整的討論契機。



朝野共同面對解決壓力?如何面對?有何壓力?



開放美國牛肉太沒道理?行政立法毫無溝通?民意最大?台灣現在施政的困難與必要流程?這次美國牛給我們什麼教訓?

1 則留言:

偉甫 提到...

我對於這個美牛問題除了衛生和民意以外還有另外一層的體認,就是關於行政濫權,目前台灣與其他國家之間只能簽訂議定書(agreedment),在效力上予行政處分類似,行政處分是政府是可以恣意的實行,國會只能被動的備審,在未來如果政府仍與國外國家簽訂類似的爭議條約或是不平等的條約,那我們就只能像這次一樣用立法的方式迂迴的否決掉案子,而不能直接在國會內否決掉了嗎??在未來如果政府可以恣意與外國簽訂條約,是否我們國民連被政府賣掉都不知道??